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88久久88久久最新章节 》88久久正文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88久久

    秦方,高台之上,毛当的脸上都堆满了笑容,对着仍然神色平静的苻融笑道:“苻将军,真有你的,这投石车的位置设置得正好,打得过桥的晋军是伤亡惨重啊,哈哈,只要再这样轰个十几轮,一定能把三座桥全打断。”

    苻融笑着摆了摆手,扭头对一边的传令兵说道:“传令,投石机一百部停止射击,剩下十四部,只许零星发射,不许速射!”

    毛当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奇道:“苻将军,你这是做什么?要放晋军过桥吗?”

    苻融微微一笑:“不错,现在晋军在东岸的兵已经快死光了,根本攻不起来,后续的部队又不过来,我们怎么好扩大战果呢?!现在我们装着弹药不足,让晋军冲过来,最后是修好三座桥后冲过来,再来五六千人,我们也能杀得光!”

    他的眼中闪过一道凶光:“我军骑兵的长槊和马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刘穆之看着刚才如流星一般的敌军飞石,变成了有气无力,半天才飞过来一发,趁着这当口,晋军的工匠们士气大震,把左边那道浮桥也重新接上了,西岸的晋军发出阵阵欢呼,而三员大将领队的三队,六千名铁甲战士,也已经排好了六路纵队,守在三路浮桥的前面,战鼓已经擂起了两通,刘牢之,檀凭之和向靖正在大声地向士兵们发表着振奋人心的演讲,只等再一通战鼓,三路长蛇一般的晋军,就将再次向着西岸发起冲击。

    孟昶兴奋地说道:“刘参军,你看,秦人的弹药已经不足了,他们的石头也打完啦。这回该我们上了。还有,”他的手一指一百多部装满了石头的大车,已经停在了运到淝水边上的二百多部投石车的边上,竺谦之的部下一千多人,这会儿正手忙脚乱地把一筐筐的石头从车上卸下来,放到投石车的力臂之后。

    孟昶笑道:“竺将军不虚此行啊,桓伊将军也很配合地给了石头,这下我军有了足够的弹药,一定能砸死那些秦弓箭手。”

    刘穆之的脸上表情仍然很严肃,他摇了摇头:“只怕情况没这么乐观,秦军刚才都在发石,这会儿突然停下来了,我想不是因为弹药打光,而是…………”说到这里,他收住了嘴,孟昶奇道:“刘参军,会是什么?”

    刘穆之心中暗叹,这只怕是秦人诱我军主力过河,再加以聚歼啊,但是现在司马道子的死命令已经下达,无论是自己还是刘牢之,都是骑虎难下,无法回头,只有硬冲一途了,也只有指望奇迹出现,刘牢之能硬是杀开一条血路,掩护后面的部队冲过去,在部下伤亡殆尽之前,能撑到后面的部队能踏过浮桥,投入战斗,可即使是这样的机率,也是极为缈芒的。

    刘穆之心中苦闷,脸上却摆出了一副笑容:“没什么,是我一时胡思乱想,孟参军,你好好睁大眼睛,看看我们的寄奴哥是如何大发神威的吧。”

    第三通鼓开始响起,震得前线的每个将士的耳膜不停地响着,刚才还听得清清楚楚的刘裕的喊叫声,这时全然听不到了,甚至有些人的耳朵开始流血,与之相应的,他们的胸中的热血也随着沉重的鼓点,一片沸腾。

    刘裕戴上了铁面具,把手中的百炼宿铁刀高高举起,刀头一次次被他举向了天空,他的脚开始沉重地踏地,一下一下,都踩着鼓点,这种有节奏的呐喊,配合着晋军将士们有节奏的以剑击盾,以槊顿地,汇成一阵阵震天动地的喊杀之声,在整个十里宽的南岸正面来回鼓荡,共鸣!

    刘裕大吼一声:“冲啊!”他一转身,在十几个亲兵护卫的簇拥和保护下,倒拖着长刀,以最快的速度向前冲去,随着他的动作,身后的两千健儿,也迈着整齐的步伐,顶着盾,扛着槊,一路小跑地,再次踏上了那条通向未知的浮桥,三条晋军的阵线,如同三条长龙,凌空腾起,带着巨大的声浪,卷向了已经尸横遍野的东岸。

    毛当哈哈一笑:“来了,来了!这回是那刘裕亲自带队,冲在前面,苻将军,可别放过了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教他们有来无回啊!”

    苻融的嘴角边勾起一阵冷酷而残忍的笑意:“这是自然!”他转头对着传令兵下令道:“传我的令,投石车改扔小石块,先五十部慢发,等晋军全上了桥以后,二十轮速射,还有,弓箭手现在不许放箭,长槊兵到前排保护,晋军若是强冲栅栏,给我坚决顶住!”

    刘牢之的两条腿,如同风车一般,在这湿滑的浮桥上,如履平地,他没有穿皮鞘,而是打起了赤脚,这脚下又湿又滑的感觉,一如多年前身在江南时,那日日下河摸鱼,上山打猎那样,刘裕突然找回了两年前,那个京口江边一农夫的感觉,再次亲冒矢石,置身于这战场,才让他重现铁血男儿,建功沙场的豪气。

    同那熟悉的江南水乡的感觉一起回来的,是他的这两条飞毛腿的感觉,从军的时候,刘裕是出了名的飞毛腿,可日行三百里,自从在北府军中当上了幢主之后,骑惯了马,这跑步的功夫倒是生了不少。

    一开始那些亲兵护卫还能紧紧地跟着他,但跑了十几步后,曾经的飞一样的感觉又重新回来,刘裕的耳边,只听到不停呼啸的风声,即使是空中不停飞来的石块,不停地落在身边脚边的水里,激起道道浪花,打在身上的那种冰冷的死意,也只是一闪而过。

    这一刻,他的腿越来越快,几乎转成了两条风火龙,把亲兵、部下,秦军的石块、弓箭,通通地甩在了身后,如同一阵烈风,就这样穿行而过。

    两百步的浮桥,也就一眨眼的时间,就让刘裕冲过了一百七十多步,眼看就要冲到最后的一截浮桥了,而他身后最近的部下,也都给扔在了一百步以外,孙处一边咬牙瞪眼地跑着,一边高声叫道:“寄奴哥,当心,当心哪!”

    看小说请到(红尘全本小说网),红尘小说网提供《88久久》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