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美国黄色录像美国黄色录像最新章节 》美国黄色录像正文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美国黄色录像

    就算再难,罗克也要披荆斩棘。

    没有足够多的部队不要紧,南部非洲和内志苏丹国的部队攻占大马士革之后,埃及的危险解除,世界大战前调到埃及的部队被释放出来,罗克的手下又多了两个师。

    东印度的援军源源不断,501和502抵达利姆诺斯岛之后,东印度又动员了三个师,一个月后抵达地中海,可以用于后续进攻。

    南部非洲的援军也源源不断,最新增援的炮兵第三师已经通过直布罗陀海峡,一个星期后可以投入作战。

    英国第29师也终于到位,他们要在达达尼尔海峡东侧登陆,不过罗克同时也得到了基钦纳的命令,不允许地中海远征军在达达尼尔海峡东侧建立长期阵地,所以第29师只是牵制力量。

    法国还是扯了后腿,罗克本来以为法国会提供一个本土训练的整编师,但是没想到却是一个来自法属东印度的殖民地仆从军,这也没问题,法属东印度就是安南,安南部队还是比较有战斗力的,至少比非洲仆从师战斗力更强。

    关键还是武器不行,同样都是殖民地仆从军,南部非洲远征军兵强马壮,武装到牙齿,安南部队的装备有点杂,只装备了一部分勒贝尔步枪,大部分士兵装备的还都是MLE1859卡宾枪,罗克都没听说过这种枪,经西德尼·米尔纳介绍才知道,这种枪参加过美国南北战争——

    这特么都是能进博物馆的老古董了。

    这么看起来,英国对待殖民地仆从军还是不错的,至少连印度军团装备的都是李·恩菲尔德。

    可惜先进的李·恩菲尔德在印度士兵手中连特么烧火棍都不如,烧火棍至少能烧火。

    战争部任命罗克为地中海远征军总司令,给罗克的权利很大,所以罗克在法国部队到位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给法国部队换装,全部换成尼亚萨兰生产的李·恩菲尔德,费用当然是由法国政府买单。

    这边安南士兵还没有拿到他们的新武器,噩耗传来,希腊政府倒台,罗克希望的三个师成为泡影。

    希腊政府的倒台源自俄罗斯帝国外长赛琪·萨索诺夫给雅典的一封电报,在电报中,赛琪·萨索诺夫直接表示:在任何条件下,我们都不允许希腊加入协约国针对君士坦丁堡的任何行动。

    这封电报的后果很严重,可以理解俄罗斯帝国对于君士坦丁堡的重视,但是这种时候发出这种电报无论如何都是不合适的。

    英国外交大臣爱德华·格雷紧急行动,向俄罗斯帝国承诺,战后会将君士坦丁堡分配给俄罗斯帝国,但是一切都晚了,雅典接到赛琪·萨索诺夫的电报后,政府直接垮台,新政府更倾向于同盟国。

    希腊国王康斯坦丁一世的王后是德国皇帝威廉二世的妹妹。

    康斯坦丁一世的母亲是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姑姑。

    所以康斯坦丁一世也是英国国王乔治五世的表弟。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罗克刚刚失去了三个师,地中海舰队也遭到巨大损失。

    地中海舰队在三月五号向达达尼尔海峡发动攻击,第一天的炮击之后,第二天总司令萨克维尔·卡登就一病不起。

    医生为萨克维尔·卡登检查了身体,确认萨克维尔·卡登的身体没问题,但是萨克维尔·卡登坚称他的身体不舒服,无法指挥接下来的行动,所以从第二天开始,地中海舰队实际上就是由副司令约翰·德罗贝克指挥。

    约翰·德罗贝克不想在没有地面部队的配合下发动进攻,但是战斗已经开始,所以第二天炮击继续。

    发动进攻的第二天,地中海舰队损失了一艘扫雷的拖网渔船。

    这并没有引起约翰·德罗贝克的注意,一艘拖网渔船而已,对于海军来说都是炮灰。

    到三月十二号,地中海舰队终于完成了对达达尼尔海峡的扫雷任务,但是没有用,奥斯曼帝国海军的“努斯雷特”布雷艇躲过了驱逐舰组成的封锁线,沿着海岸线布下20枚水雷,然后又神不知鬼不觉的返回军港。

    问题的关键在于,地中海舰队不知道有奥斯曼帝国的布雷艇突破了舰队的封锁线。

    三月十三号,地中海远征军还没有集结完毕,安南部队终于拿到了李·恩菲尔德,但是还没有来得及熟悉,约翰·德罗贝克的舰队已经进入达达尼尔海峡。

    地中海舰队的法军指挥官要求法国战列舰担任舰队前锋,争取首先进入达达尼尔海峡这个荣誉。

    约翰·德罗贝克同意了法军指挥官的要求。

    两个小时后,法军“布维尔”号战列舰爆炸,以极快的速度下沉,两分钟后就消失在海面上,600名船员阵亡。

    约翰·德罗贝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时“布维尔”号战列舰正在和奥斯曼帝国紧急修复的炮台进行炮战,还以为是奥斯曼帝国的炮台击中了“布维尔”号战列舰的弹药库,在排除了水雷的情况下,只有这个理由,才能解释“布维尔”号战列舰为什么沉没的这么快。

    剩余的三艘法国战列舰后撤,六艘英国战列舰填充防线,拖网渔船再次出动,搜索残余的水雷。

    约翰·德罗贝克不认为是有奥斯曼帝国的布雷艇突破了海军的封锁线,这是巨大的失职。

    拖网渔船遭到炮台的集中轰击,船长们掉头就跑,战列舰重新顶上去,几分钟后,“不屈号”战列舰也被水雷击中,受损严重不得不撤出战斗。

    又是几分钟之后,“不可抵抗号”驱逐舰同样撞上了水雷,无法撤离战斗,被英国海军主动击沉。

    战斗只进行了几个小时,地中海舰队损失了四艘战列舰,其中两艘沉没,两艘被重创,需要回厂返修。

    也没什么维修的价值了,本来就是即将报废的战列舰,修复成本太高。

    还好“伊丽莎白女王号”战列舰没事,要不然温斯顿能心疼死。

    地中海舰队损失惨重的同时,不甘心寂寞的英国远征军再次向根特发动进攻。

    现在的战线已经从伊普尔转移到根特,以前是德军三面包围伊普尔,现在是英国远征军三面包围根特,根特的北侧和东侧是由英国远征军负责,南部非洲远征军负责根特的南侧,以及从根特到阿登森林之间的这一段防线。

    负责防守阿登森林的是法国第五集团军,马恩河战役爆发前的总司令朗乐扎克也没有逃脱被霞飞解职的命运,甚至没有享受到马恩河战役获胜的荣耀,就在马恩河战役爆发前,朗乐扎克被霞飞解职,就在霞飞解除加利埃尼第六集团军总司令职务的几个小时之后。

    所以现在的法国,马恩河战役的荣耀都属于霞飞。

    指挥权依然在罗克这里的南部非洲远征军坚决不同意向根特进攻,三月份比利时的积雪已经融化了,德军通过三个月时间重新恢复实力,“胜利号角行动”中全军覆没的普鲁士第一警卫团并没有被撤销番号,法金汉从赢得东普鲁士一系列战役的德国第八集团军中抽调精锐部队重建普鲁士第一警卫团,指挥官依然是伤愈复出的普鲁士王子艾特尔·弗雷德里希。

    现在德军上上下下憋了一口气,要为“胜利号角行动”中的失败复仇,英国远征军现在出击,等于是往德军部队的枪口上送,也就黑格这个“屠夫”才有这个勇气。

    负责出战的就是黑格率领的第二集团军,在进攻开始之前,第一集团军指挥官史密斯·多林坚决反对,但是佛伦齐不为所动。

    黑格发起进攻的前一天,史密斯·多林给佛伦齐发电报:如果远征军一定要发动进攻,那么史密斯·多林已经准备好辞呈。

    黑格进攻的当天,史密斯·多林坐上了返回本土的快艇。

    佛伦齐终于学会了霞飞的套路,开始动不动就解除高级指挥官的职务。

    不过很明显史密斯·多林是正确的,黑格的进攻没有任何作用,两天之内就损失了一万八千名士兵,德军随后发动反攻,英国远征军节节败退,不仅没有攻占根特,反而丢掉了第11师在“胜利号角行动”中付出巨大代价获得的战果,一路向伊普尔败退。

    南部非洲远征军为了维持战线,不得不跟着英国远征军一起往后撤,要不然就会被优势兵力的德军包围。

    罗克收到战报的时候简直心丧若死,也想跟史密斯·多林一样准备好辞呈。

    但是罗克不能走,南部非洲远征军中太多罗克的子弟兵,罗克不能扔下他们不管。

    温斯顿也没有扔下地中海舰队不管,确定在达达尼尔海峡开辟战场是温斯顿的决定,自己约的那啥,含着泪也要打完,三月十三号,地中海舰队在损失了四艘战列舰之后,战前吹嘘三天就能攻占君士坦丁堡的萨克维尔·卡登“因病辞职”,约翰·德罗贝克的能力和资历都不足以统领这支纸面上全世界最强大的舰队,世界大战爆发后重新被征召的海军上将约翰·费希尔成为新任地中海舰队总司令,他带来了四艘军备竞赛开始后才建造的无畏级战列舰。

    达达尼尔海峡战役终于进入正轨。

    看小说请到(红尘全本小说网),红尘小说网提供《美国黄色录像》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