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欢乐颂H文高辣欢乐颂H文高辣最新章节 》欢乐颂H文高辣正文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欢乐颂H文高辣

    苏安然瞬间一个聂云逐月前冲而出,甚至为了节省时间,他整个人都是近乎于贴着地面疾飞而出。紧接着右掌往地面一拍,然后一个凌霄揽胜,整个人就开是不知道几百度的开始如同像钻头一般螺旋转起,只不过这次并不是向前,而是向着左边横飞过去,随着他旋转而起的气流,甚至卷带起地面的积雪缠身,整个人都快变成一个茧了。

    “你不晕的吗?”神海里传来石乐志相当无语的声音。

    “我不……呕。”

    苏安然张口欲吐。

    但紧接着,整个人就不由自主的突然就地一滚,恰好就躲进了山石间的裂缝里。

    卷带于身的那一层厚厚的积雪,也就这么铺盖在他的背部,完美的将缝隙的周遭空间都给填满。

    “夫君没事就爱给自己加戏。”

    “我……呕。”

    “行了行了,别说话了,你的神海都行风作乱,日月颠倒了,夫君你现在什么德性,我还会不知道嘛。”

    苏安然觉得自己有一种被冒犯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但很快,就不容他多想。

    狂乱的剑气已经倾盆而落,并且继续向前滚动而去。

    他甚至能够明显的感觉到缝隙似乎渐渐有扩大的区域,而且覆盖在其身上的积雪也正在不断的被削减,似乎变得越来越少,眼看着就几乎要伤及肌肤了。

    也就在这时,他发现石乐志开始接管了他身体的部分控制权。

    体内的真气开始流转起来,然后化作一层薄薄的剑气贴在自己的背部——这层剑气凝而不散,而且非常细微,但却让苏安然感到有一股暖流在自己的背部,甚至还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坚韧感,如同牛皮一般,任凭雪崩剑气如何吹袭,也没有减弱丝毫,自然更不用说伤及苏安然了。

    不过剑气的效果,却并不是苏安然最惊讶的。

    石乐志作为一位昔年剑宗大能强者斩落出来的邪念,本身就带有对方的剑技知识,因此能够施展出这等剑气手段,自然也并非什么难事,之前在龙宫遗迹秘境里和蜃妖大圣交手时,她也控制着苏安然的身体施展出各种剑技。所以此刻,能够施展出这种对掌控力的精细程度有着极高要求的剑气手段,苏安然是一点也不惊讶的。

    真正惊讶的地方,是石乐志这一次并未彻底接管苏安然的身体控制权,只是掌控住了他体内的真气控制权而已,但对于身体的掌控却依旧归属于苏安然。

    要知道,石乐志接管苏安然的身体时,是有一定的时间限制,如果在超出这个时间限制之前不归还苏安然的身体控制权,那么苏安然就必须要承受由石乐志那强大的神魂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例如,肉体撕裂、破碎等。

    但现在则不同。

    石乐志没有全盘接管,仅仅只是接管了苏安然体内的真气控制,那么这对苏安然的身体伤害就更低了,可以持续的时间也就更长了。不过这种做法也就只能在如同眼下这种时候做做样子而已,如果真要和人对敌的话,石乐志还是得全面接管苏安然的全部控制权才行,否则的话不用对手杀到苏安然面前,苏安然恐怕就能自己玩死自己了。

    当然,也就只有苏安然能够如此放心石乐志,没有一丝防备的将真气控制权全部让给石乐志操纵。

    若是换一个人的话,恐怕也无法做到如此信任的程度。

    毕竟只要石乐志稍微起点歪念,让真气在苏安然体内直接爆发的话,苏安然就得死于非命了。

    “夫君,病娇黑化是什么?”

    “什么也不是。”苏安然满头黑线,“不对,你又偷窥我的想法。”

    “我没有,我发誓,是你的思绪先动的手,它自己钻进我的感知的。”石乐志委屈巴巴的说道,“你也知道,在我和你灵肉结合的时候……”

    “别说那么奇怪的话!”苏安然对于石乐志这种铁了心的一言不合就开车的做法,深感头痛。

    “那……水乳(防和谐)交融?”

    “我们跳过这段,直接说后面的部分。”

    “哦。”石乐志有点小情绪的样子,“就是,我和夫君那什么的时候,我就会变得相当的敏感……”

    “你可真他娘的是个人才。”苏安然简直崩溃。

    “哎呀。”石乐志突然亢奋起来,“我居然变成孩子他娘了!那,那,那那那……我以后是不是可以喊孩子他爹了?”

    “你给我闭嘴啊!”

    ……

    因为石乐志的突然插手,所以在苏安然躲入石缝里之后,并未受到雪崩剑气的伤害。

    当然,来自精神方面的创伤,姑且不谈。

    总而言之,苏安然是有惊无险的躲过了第四关考核的第一次危机。

    从石缝里重新爬出来后,苏安然先是小心的观察了四周,确定没有任何雪崩剑气的危机后,他才从缝隙里爬了出来。

    周围的地面,似乎并没有被破坏的样子。

    刚才因为时间匆忙,苏安然也没来得及对周围的地形进行太过仔细的观察。但看此时周围的山地,仅仅只是积雪被吹散一空,地面多了一些剑痕——苏安然无法确定,这些剑痕是早就有的,只是被积雪覆盖所以之前没看到,还是因为雪崩剑气的影响后,地面才多了这些剑痕。

    不过苏安然倒是比较相信第一种可能性。

    这一关的考核,在苏安然目前看来,应该和雪崩剑气有关。按照他对试剑楼的了解,哪怕就算试剑楼没有开启的时候,这些剑光世界也会自行演化——因此就有可能会出现新的剑光世界,或者是旧的剑光世界湮灭了——所以第四关存在这么久,雪崩剑气时不时就来吹袭一波,地面上有这么多剑痕自然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夫君。”

    对于终究还是没能喊苏安然“孩子他爹”,石乐志是显得很不开心的:“那些雪崩剑气的威力,我大致上已经了解。考核的内容我也略微有些猜测,应该是想让夫君你一边抵御雪崩剑气的影响,一边探寻某种东西或者是前往某个地方。”

    “这个考核内容……听起来似乎和第二关有些相似?”苏安然开口说道,“想要抵御这些雪崩剑气的伤害,我自然是需要以剑气护体前行,这应该也是考验我对剑气的浑厚程度和掌控力吧?”

    他刚才有感受到石乐志所操纵的剑气。

    在精细度方面,苏安然自然是知道自己不如石乐志的。

    如果说,他在精细度方面仅仅只是把剑气分化成丝的话,那么石乐志就已经是接近于分子构成的精细级别了,这两者存在着完全无法逾越的天堑差距。

    不过苏安然并不艳羡。

    这种对剑气的精细操纵度,是需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不断锻炼,并非短时间内就能够掌握的,因为这是一种熟练度方面的问题——苏安然对此并不艳羡的原因,是他有系统啊,成就点一砸什么熟练度还不是手到擒来?

    就是目前系统还没升级完毕,这让苏安然有些郁闷。

    “不一样。”石乐志开口回答道,“夫君,你忘了吗?这次的考验,是有其他人在的。”

    苏安然楞了一下,旋即开始自我反省:“都怪那个女人太弱了,连我都忘了她的存在感了。……她是来这里搞笑的吗?”

    石乐志发出一阵窃笑声,但却并不去接这个话题。

    作为旁观者的她,其实能够看得出来,刚才那个女剑修的实力不算弱,而且不管是对敌经验还是在剑技、剑法上的自我认知等等,都能够算是经验老到,绝对不是那种被养在温室里的花朵,而是有过相当多实战磨练的剑修。

    但很可惜,她没有预料到苏安然的剑气不讲道理,所以她被炸没了。

    若换一种情况,例如苏安然的剑气不会爆炸的话,那么他很可能还真的不是那名女剑修的对手。

    不过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所谓的成王败寇,不外如是。

    因此那名女剑修输了,直接被淘汰了。

    这就是命。

    或者说气运。

    “夫君,你可要小心了,第四关的考验,应该不是只有两个人争抢。”

    “我知道。”苏安然叹了口气。

    如果只有两个人的话,在他杀了那名女剑修后,他早就应该自动通关了,毕竟已经没有对手了,这第四关的考核也就失去了意义——如果苏安然和石乐志没猜错的话,第四关的考核,应该是在雪崩剑气以及其他敌对剑修的进攻下,抵达某个区域或者寻找到某件东西。

    所以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抵御雪崩剑气的影响了。

    如此一来,考核自然和前三关的单人考验有所冲突,那么也就失去考验的意义了。

    “我现在,只希望这里不会有神经病,以及考核的内容,不是让我去寻找某种东西。”

    “为什么?”石乐志不懂。

    “精神病人思路广。”苏安然叹了口气,“这考验虽然不管怎么看都是在抵御雪崩剑气的影响下,寻找某件东西或抵达某个区域。但实际上随着我们不断继续前进和深入,最终的结果必然是会沿途遇到更多的同行者,那么如此一来也就……”

    “诞生了第二种通关方式。”石乐志突然有些小兴奋,“将所有的对手都杀了。”

    “是的。”苏安然点头,“这也是一种通关方式。……剑修,都是一群孤傲的家伙,他们肯定都会觉得,杀死对手要比那劳什子找东西什么的容易多了。”

    “嘿。”石乐志笑道,“夫君不用怕,你还有我呢。”

    对于石乐志这一点,苏安然倒是不去反驳。

    尽管她格外热衷于飚车,还是踩住油门不刹车那种,但如果没有石乐志的话,苏安然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可能还真的搞不定,毕竟石乐志刚才展现出来那种牛皮般坚韧的剑气操作技巧,就不是他眼下能够掌握的。

    因此苏安然在沉默了片刻后,还是开口说道:“谢谢。”

    “什么?”

    “我说,谢谢。”

    “夫君,我这里突然听不到你在说什么了。”

    “我说,我得谢谢你。”

    “听不到啊。”

    “我说你够了吧。”苏安然一脸无语,“我都说了三次了,你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诶嘿嘿。”

    ……

    “咻——”

    尖锐的啸声响起。

    伴随着凌厉且森然的剑气弥漫而出,漫天风雪也随着激荡。

    那是一抹如同惊鸿般的剑光。

    但这并不是重点。

    真正的重点是,随着这道惊鸿般剑光的出现,一股浑厚的剑气也随之破空而出。

    剑气如龙。

    竟是硬生生的在扑面而来的雪崩剑气中撕开了一道巨大的缺口,且被撕开的口子边缘,竟有如同星屑般的彩虹剑光不断闪烁着。而这些剑光,就如同某种奇特的能量,不断和雪崩剑气相处纠缠、对峙、厮杀着,正是它们阻挡住了雪崩剑气对这道缺口的重新愈合。

    或许在这些剑气的参与力量被彻底消耗干净前,这股雪崩剑气的缺口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复原。

    一道身影从容的跨过缺口,继续缓缓向前。

    两道剑眉如雕刻般印在一张冷峻的脸庞上,眼眸则如星芒般明亮,真正的印了那声“剑眉星目”的形容。嘴巴紧抿着,这让双唇看起来有些薄而狭长,但却并未让人觉得刻薄,相反与冷峻的面容相配起来,让人不由得联想到几分冷酷。

    乌黑的秀发被随意的扎起,看起来就像是一条大马尾。

    如墨般的神龙图案锈在白色衣袍的左胸前,看起来就像是一条黑龙缠绕在对方的左臂、左肩,然后盘踞于左胸口。

    不同于一般剑修喜欢持剑而行。

    此人的长剑却是以细绳悬挂于腰际,左手轻搭于剑柄上,看起来倒是有几分古代武侠剑客的英姿。

    若非此人的胸脯微微有点隆起,只凭他的衣着气质、那张显得相当中性的面容,恐怕很难将对方当成一名女性。

    女子的姿态优雅且从容。

    就仿佛是在后花园闲逛一般,没有丝毫的急迫与紧张感。

    不过仔细想想倒也能够释然,毕竟能够轻易的就在这第四关最为难缠的雪崩剑气撕开一道口子,且让雪崩剑气都无法愈合恢复的狠人,哪还会对这第四关的考验放在心上。

    尤其是,随着女子的缓步向前,在她的身后是一条完全不知延伸到何处的血红脚印!

    看小说请到(红尘全本小说网),红尘小说网提供《欢乐颂H文高辣》全部章节!